非洲野保日记百科

广告

非洲野生动物保护手记你看过吗?

2012-02-14 16:06:19 本文行家:星巴与狮同行

我从小生长在贵州边远山区的山沟、丛林里,常与毒蛇走兽为伴。童年时看过动画片《森林大帝》,其中雷欧的遭遇、非洲动物王国的故事对我颇有触动,以至于我经常梦见金合欢树、浩瀚的稀树草原以及狮子、花豹、长颈鹿、大象等野生动物。从那时起,我就决心今后一定要去非洲亲眼看看这些野生动物朋友。

狮子狮子

  本文作者星巴,是第一个在非洲建立野保研究基地的中国人


  我从小生长在贵州边远山区的山沟、丛林里,常与毒蛇走兽为伴。童年时看过动画片《森林大帝》,其中雷欧的遭遇、非洲动物王国的故事对我颇有触动,以至于我经常梦见金合欢树、浩瀚的稀树草原以及狮子、花豹、长颈鹿、大象等野生动物。从那时起,我就决心今后一定要去非洲亲眼看看这些野生动物朋友。


  2004年,我首次踏上非洲的土地,大草原、金合欢树和各种野生动物近在咫尺,曾经的梦境终于变成了现实!刚开始,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实存在的景象,毕竟那里与中国的环境差异太大。地球上真有这样纯美、自然、野性的生态环境?这里为什么每年都会发生两百万只野生动物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大迁徙?非洲人民是如何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气候变化、人口剧增、人类无节制的开发、工业化、农业化和环境污染,会不会摧毁地球上这片最后的处女地?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探寻其中的奥秘,希望能帮助非洲保护这个地球上野生动物最后的家园。


  从此以后,我的野生动物保护情缘成了生活中最大的快乐源泉。8年间,我先后18次深入肯尼亚、坦桑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南非等国的18个野生动物保护区,研究狮子、花豹和猎豹等大型猫科动物的生活习性及其面临的生存威胁。8年间,从稀树草原到马拉河,我留下了多少有趣的经历,那一幕又一幕让人终身难忘……


  在斯瓦拉平原与斑鬣狗对峙


  肯尼亚的斯瓦拉平原保护区位于首都内罗毕郊区,连同相邻的7个保护区总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200年前,这里是非洲规模最大的野生动物迁徙的重要走廊,每年约有600万只斑马和角马,沿着察沃、安博赛利、马赛马拉、塞伦盖提等保护区周而复始地来来往往。但由于人口剧增和城市化影响,这样的壮观景象如今已不复存在,野生动物的自然栖息地不断遭到人类分割、蚕食,草原变成了牧场,城镇取代了森林。


  我的帐篷就扎在斯瓦拉平原保护区内,这是一片开阔的草原,纯粹是野外环境,没有任何栅栏,是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的理想之地。但在很多人看来,孤身在这样的野外环境中搭帐篷进行保护和考察工作,无疑是在冒险。


  的确,我的帐篷引起了众多野生动物的好奇和注意。长颈鹿、斑马、疣猪、叶猴、角马成了常客,昼夜都来,一开始只是远远看着我,有些警惕,不敢靠近,我也只能保持观望状态,要么站着,要么坐下,可以左右移动或向后平移,但不能向前移动,否则它们就会逃之夭夭。过了一段时间,它们发现我并没有恶意,开始放松戒备,我才可以慢慢地靠近它们,但不同的动物依然与我保持着不同的安全距离。


  狮子偶尔会从邻近的内罗毕国家公园游荡到这里,主要集中在雨季,但数量不多;花豹栖息在附近几个丘陵地带;猎豹是这片草原最主要的掠食动物,作为陆地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开阔地带非常适合它们捕猎、繁衍生息。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片土地还孕育出了世界上唯一的白猎豹,但非常稀有,仅有10只左右,极难发现。


  我在保护区的任务就是开车沿着边界巡逻,防止有人偷猎,一般是每天白天一次,隔一天或两天晚上一次。有时候还会在清晨或傍晚乘坐两人座飞机巡视一小时。我们的驾驶员盖伊是个传奇人物,她17岁就会开飞机,在上世纪70年代,她就曾为著名野生动物保护者、作家乔治·亚当森在肯尼亚科拉保护区的野保基地运送过补给。


  除了大型猫科动物,保护区还有为数众多的斑鬣狗。这种位居非洲食物链第二的食肉动物,咬合力还强于狮子,在五比一的情况下,它们甚至敢于挑衅母狮,从狮口夺食。而比狮子力量弱得多的花豹和猎豹,更不是斑鬣狗的对手。其实斑鬣狗也并不总是强夺其他猛兽的猎物,它们还经常主动捕猎,群体战术强于狮子。


  白天,斑鬣狗离我的帐篷很远,夜幕降临后,特别是凌晨时分,几乎都会有2~5只斑鬣狗在帐篷附近出没,不知道是我的气味还是帐篷激发了它们的兴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一直对人类有防范,且总是徘徊左右,发出好似人类冷笑的低沉的嚎叫,始终不敢接触我的帐篷。不过最近有一次,我在帐篷里面感觉到了篷布外面的一只斑鬣狗的呼吸,我们相隔咫尺,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还有一次令我记忆犹新,那是在凌晨3点钟,我被一阵斑鬣狗的叫声吵醒,我悄悄起身,拿上手电筒,拉开帐篷的拉链,蹑手蹑脚地跨出去,在皎洁的月光下,我能清楚地看见在大约25米开外有两只斑鬣狗,它们正鬼鬼祟祟地朝我这边张望。虽然我经常接触狮子和猎豹,但对斑鬣狗的习性不甚了解,因此背上不免有些发麻。


  不过对斑鬣狗的好奇心和对掠食动物的喜爱冲散了我的敬畏,我打开手电,环顾四周,在确信附近特别是身后没有其他斑鬣狗后,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两只斑鬣狗身上。它们依然在那里徘徊,对我好像很好奇,眼睛里反射出手电的光影,但仍然和我保持着安全距离。


  夜里很凉,为了长时间观察和研究斑鬣狗与人类在野外相遇的表现,我站在原地,调整呼吸,尽量保持一种友好的姿态,希望不要吓跑它们。夜晚独自在野外面对猛兽,加上对周围环境的不确定性,还是让我产生了一丝恐惧感。


  我面对的两只斑鬣狗一前一后,发出一种低沉的“冷笑”,仿佛在“交谈”什么,不过声调已经不如先前那么刺耳,我并没有看到它们呲牙咧嘴,可能它们已经意识到了我没有威胁,也不是它们的猎物,就慢慢地消失在黑暗中。整个过程持续了两分钟左右。


  斑鬣狗堪称非洲最残忍的动物,不过也仅仅为生存而杀戮,一旦肚子吃饱,即使猎物从身旁经过,它们也不会捕猎。这一晚的对峙也多少印证了这种说法。相比之下,人类却为了欲望、利益甚至娱乐而不断杀戮,包括同类之间的杀戮、灭绝其他物种的杀戮。


  马拉河畔,目击转角牛羚逃脱鳄鱼猎杀


  一个下午,我在肯尼亚马赛马拉保护区向导埃里克和格雷斯的陪伴下,沿马拉河前行,我们时而驾车,时而步行,沿途考察当地野生动物的生存状态。


  在立有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界碑旁的马拉河边,巨大的角马群犹如古罗马军团,在我们面前走了一个来回。但我们依然前行,搜寻河马和鳄鱼。不久,我们在离KICHWA TEMBO酒店不到一公里的河边,目睹了斑马群饮水时遭到鳄鱼袭击的场面。


  伏击斑马群的鳄鱼体型不算大,长约1.5米,潜伏在离斑马群四、五米远之处,等待最佳出击时机。在我们观察的半小时内,目击到鳄鱼出击过两次,一次差点咬住一只小斑马的后腿,另一次一条鳄鱼试图咬住一只成年斑马的前腿,却被成年斑马一脚踹开,估计被踢得不轻。


  斑马喝水时很警惕,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狂奔而去。埃里克告诉我们,据他的观察,斑马是非洲最聪明的食草动物,而角马则是非洲最愚笨的草食动物,常常在水边遭殃。


  在埃里克推荐的一个观察鳄鱼的地方,我们发现对面河边有4条鳄鱼在晒太阳,身长约1.8米。我们观察了3分钟,正要离开,却突然看到在鳄鱼左上方大约12米处闪现出了两只转角牛羚,它们看似要到河边喝水,一副很警惕的样子。经过仔细观察,我们发现其中两只鳄鱼暗中跃跃欲试,似乎准备偷袭两只转角牛羚--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水中,那样的速度让人惊讶,无论是在纪录片还是在以前的非洲野外探险经历中,我都没有看到鳄鱼这样迅疾。不过这个声音显然无法逃过转角牛羚灵敏的听觉,它们也以同样快的速度退入灌木丛中。两分钟后,那两只鳄鱼显然已来到河中靠近对岸的潜伏地点,而转角牛羚也重新出现,战战兢兢地走下来。为了便于观察,我们赶紧启动汽车,变换位置。


  当我们换到一个比较好的视角时,越野车还没有停稳,就突然听见一阵水浪翻腾的声音,再定睛一看,发现转角牛羚竟然消失了!我们分明看到那两只鳄鱼还在河中央啊!难道是水里面还潜伏着其他鳄鱼杀手?应该不可能!如果两只转角牛羚都遭到猎杀,多少应该有些反抗,在水里翻滚啊!


  我赶紧让埃里克驱车回到刚才的位置上,真是太奇怪了,水里没有任何动静,这就排除了转角牛羚被绞杀的可能性,可是两边岸堤上也没有转角牛羚的影子,它们究竟到哪里去了呢?


  足足等了5分种,依然没有任何动静,难道转角牛羚蒸发了不成?带着疑惑和失望,我们离开这个位置,沿着马拉河向南方行进,不料刚走出20多米,就猛然看到那两只转角牛羚从我们这边的河岸下窜了出来,高傲地昂着头,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后来我回顾了整个场景,猜测转角牛羚逃脱鳄鱼猎杀的方式应该是这样的:转角牛羚入河、游泳、靠岸,穿越20米宽的马拉河,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中无间断,前后只用了3~5秒钟,真是奇迹!人的眼神都跟不上转角牛羚的速度,更何况鳄鱼。我应该为鳄鱼惋惜,还是为转角牛羚庆幸呢?我想还是让自然来选择吧。


  黑斑羚逼退非洲薮猫


  薮猫(Serval)是一种食肉性猫科动物,生活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大部分地区,除了非洲北部和西南部的干旱沙漠、中部的热带雨林外,其他地区都能见到它们的足迹。薮猫喜欢在水源充足的高草草原地带生活,在这里,它们刚好可以利用修长的四肢,在高高的草丛或芦苇间羚羊般到处跳跃。但由于它们在总体上数量较少,加上行动隐秘,所以很难发现它们的身影。


  一天下午,我们从KICHWA TEMBO酒店出发,踏上了搜寻狮子、花豹和猎豹之旅。在肯尼亚马赛马拉保护区西北部,靠近马拉河畔,我们的司机最先发现,大概在离我们有100米处,一只带斑点的金黄色非洲薮猫藏匿于草丛中,目光直视50米远的一只黑斑羚。


  这可是意外的发现!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非洲最隐秘的动物--薮猫。我赶紧让司机停车,关闭发动机,以便好好欣赏一下如此美丽的动物。薮猫似乎也发现了我们,不过它好像并没在意我们的存在,它一边紧盯着黑斑羚,一边悄无声息地慢慢走过去。不过就在双方相距约10米时,黑斑羚发现了薮猫。从体型来看,黑斑羚比薮猫要大一些,如果薮猫不采取奇袭的捕猎方法,是不容易得手的。果然,黑斑羚并没有退却,只是用目光直逼薮猫,好像在说:“小子,我已经看到了你,你想怎么样?”


  薮猫继续走,不过却是在离黑斑羚 10米远处来回踱步。那黑斑羚好像脾气也不太好,或者可能是觉得薮猫打搅了它吃草,于是决定采取行动,便径直走向薮猫,出乎我们的意料,薮猫退却了,不过采取的确实是非常优雅的战略性撤退,向我们越野车走过来,这真是天赐良机,让我们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薮猫--非常漂亮的大猫!尽管我在非洲的草原上来来往往,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薮猫!就这样,薮猫、黑斑羚和我们三方在野外互动的过程持续了近两分钟,薮猫的灵活和优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同多数猫科动物一样,薮猫也基本上在晨昏或夜间活动。它的天敌除了豹、狗之外就是人类。由于拥有一身漂亮的皮毛,薮猫屡屡成为人类猎杀的对象。而人类制成一件毛皮大衣,就需要猎杀13只成年薮猫!


  后记


  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星巴与肯尼亚政府有关部门和野保组织合作,在肯尼亚马赛马拉保护区和斯瓦拉保护区建立了野生动物研究和保护基地。这是中国人在非洲建立的第一个野生动物保护研究项目,主要工作重点是研究和保护大型猫科动物狮子、花豹和猎豹,以及建立制止盗猎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国际行动网络,希望帮助非洲拯救濒危野生动物及其自然栖息地。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